舟山“双屿”岛考(上)

作者:□胡永久    文章来源:普陀新闻    点击数:13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14

对于明嘉靖年间著名的海上国际民间贸易地“双屿”或“双屿港”,史学界争论不断。虽然随着研究的深入,史学界基本达成“双屿港”在今六横一带的共识,但对于“双屿港”的具体港址、“双屿”所指的岛屿还是各有各的说法。有人认为“双屿”是指今双屿门中的上双峙、下双峙,双屿港因之而得名,而史籍中的贸易地“双屿”只是双屿港的简称;有人认为“双屿”指今佛渡岛和六横岛,双屿港在此两岛间;还有人认为“双屿”指的就是今六横岛的上庄与下庄,古时是两个岛(“上庄”“下庄”地名始于清朝,现已非正式地名,但民间仍用之。按今社区划分,“上庄”为龙山、峧头、五星一带及双塘一部分,“下庄”为台门、平峧、小湖一带及双塘一部分。为使行文方便,下文用“六横上庄”“六横下庄”表示那两个原分开的岛屿),中隔一港即双屿港,如今此港已不复存在。近些年虽有人认为宋《宝庆四明志》中所载“双屿山”是指今六横西北部的双顶山,得出“古双屿非今双屿”的结论,但对明朝时期六横一带的地名仍有些模糊。

古代志书中写岛屿都是以“山”名,这个“山”指的是整个岛屿而不是一座山峰。如“双屿山”意思就是双屿岛,“黄公山”意思就是黄公岛。现在的六横岛是由多个岛屿围垦而成的,其中两个较大,一在西北,即六横上庄(约30多平方公里),一在东南,即六横下庄(约40平方公里)。根据古籍文献和当今地理实情分析,我得出的结论是:宋元明志书中的“双屿山”是指六横上庄,元以前的黄公山、明代的六横山(或称陆横山、陆奥山、陆洪山等)是指六横下庄,清代前期的六横山包含了上庄、下庄两部分(清道光年间经围垦后两岛合成一岛后自然是一个岛名)。

宋元志书中的双屿山

双屿山之名在宋乾道五年(1169)编成的《乾道四明图经》中已有出现,但位置不明:“海外复有藿山、黄石……双屿……等五十五山,虽有其名,皆莫知坐落所在,今姑附之于后云。”①

到了宋《宝庆四明志》中,双屿山已有了明确位置:“小竿山、大竿山、兰山、昆斗山、麻隩山、蛟山、登部山、黄公山、马秦山、黄砂山、徐公山、双屿山、石珠山,以上并在东南。”②元《延祐四明志》所记大同小异,基本沿用了《宝庆四明志》的说法。宋《开庆四明续志》、元《至正四明续志》为避与前志重复未记。只有元《大德昌国州图志》则说“双屿山”在东:“大竿山、兰山、昆斗山、小竿山、蛟山、登部山、黄砂山、徐公山、双屿山、石珠山、石马山、东句曲山、石牛山、岙山,以上在东。”③古代志书中对于“双屿山”的文字记载很少,但方向基本定位于昌国(舟山)的东南部海域,《大德昌国州图志》说双屿山在东的提法是不准确的。

宋《宝庆四明志》中的一张《昌国县境图》最具有说服力。它清楚地标明了“双屿山”的位置和规模。从这幅县境图上看,双屿山位于县城东南偏南的海域中,在渤涂山(今佛渡岛)东偏南的位置上。图中画的是一个岛,规模比渤涂山大,与黄公山(多数地情资料说是今六横岛,近有人认为是今虾峙岛,我认为应该是六横下庄。关于黄公山我想另撰文考证,在此不赘述)、桃花山(今桃花岛)、马秦山(今朱家尖岛东部)、梅岑山(今普陀山)相仿。岛上还有一座庵,叫宝华庵。这幅图可以说明几点:一、双屿山不包括佛渡岛,也不包括“黄公山”。二、双屿山画作一个岛,说明这是一个岛而不是两个岛,所以它应该不是“六横上庄”和“六横下庄”的合体。三、双屿山不是今双屿门中的上双峙、下双峙,因为上双峙、下双峙这样的弹丸小岛不大可能出现在古代的地图上,而且画得这么大,更不可能有“宝华庵”这样的住人之处。四、双屿山是属于昌国县的,所以它也不是象山的东屿、西屿。

参照明代的一些地图,“双屿港”都标在六横的西面,再对照当今地图,基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宋元志书中的“双屿山”就在今六横上庄,是一个岛。“双屿”只是岛的名称,而不是指两个岛屿。

“双屿山”不是六横上庄和六横下庄两岛的合称,还有以下一些理由:“屿”是小岛,而今六横上庄和六横下庄都有一定规模(约30和40平方公里),像这样规模的岛一般不会被称“屿”。如果此“双屿”指的是六横上庄和六横下庄,那么“双屿门”“双屿港”应该是指是六横上庄和下庄之间的水道、港口,而很多资料显示的是,“双屿门”“双屿港”都是在六横上庄的西部。

“双屿”顾名思义应该是两个小岛,为什么会作为一个“山”(即“岛”)的名称呢?这一点我也只能是猜测。双屿山在《乾道四明图经》已有出现,当时已经是一个岛了,但双屿之称应该在此之前很早就存在着,原来可能是邻近的两个小岛,由于地震或其他因素变迁而合为一岛,所以称作“双屿山”。也有可能“双屿山”原名“双峙山”,在古代舟山方言中,“峙”“屿”是不分的,而“峙”不一定就是“屿”,也有可能是指较高的山头(如桃花岛的对峙,宁波北仑的峙头等),六横上庄有双顶山(双顶山本意与“双峙”相同)、嵩山道两峰,海拔分别为299米和288米,附合“双峙”的两个高峰之意。

“双屿”的名称确实也迷惑了很多人,包括很多双屿港研究者。

明代作为岛名的“双屿”“双屿港”

明初海禁,岛民迁入大陆。后陆续有人到海岛开垦定居,有些岛名、地名因为新居民的到来而改变。

双屿山的地名在明朝逐渐有了变化。虽然《成化宁波郡志》《嘉靖宁波府志》《嘉靖定海县志》《天启舟山志》文字所记都有“双屿山”,但其内容都是沿用了宋元志书的记载。在明朝其他一些文字记载中,人们所称呼的该地名多是“双屿”或“双屿港”。此时的“双屿”应该是“双屿山”或“双屿港”的简称。

嘉靖年间,胡宗宪《浙江四参六总分哨论》中有“浙海诸山,其界有三:黄牛山、马墓、长涂、册子、金塘、大榭、兰秀、剑山、双屿、双塘、六横、韭山、塘头等,山界之上也”之语④,见载于《明经世文编》和《筹海图编》。《嘉靖宁波府志》卷二十二也提到“海上诸山分别三界:黄牛山(原小字注释:在慈溪县北大海中,与海盐县海洋为界)、马墓、长涂、册子、金塘、大榭、兰秀、剑山、双屿、双塘、六横、韭山、坛头等山为上界”,另有“由东南而哨,历分水礁、石牛港、崎头洋、孝顺洋、乌沙门、横山洋、双塘、六横、双屿、乱礁洋,抵钱仓而止”⑤之语。“双屿”“双塘”“六横”同时出现在山名中,代表着今六横岛西北、中、东南三个部分。“双塘”地名至今犹存,在今六横岛的中部,但它不是一个独立的岛屿,它在当时应该是属于六横山(今六横下庄)的。

嘉靖三十九年(1560)六月纂成的《嘉靖宁波府志》与嘉靖四十二年(1563)十一月纂成的《嘉靖定海县志》在山川篇中所记基本相同,“双屿山”仍在“昌国东南海中”,“黄公山”仍在,却无六横山。但两志地图中的地名却有了显著的变化。

《嘉靖宁波府志》卷一《舟山境图》中标有“双屿”一岛,东边是马鞍山、黄公山。我认为“黄公山”应是今六横下庄,当时应该不叫“黄公山”了,叫“六横山”;“马鞍山”可能是今六横双塘的马鞍峙(位于双塘北部,原为一小岛,后经围垦而成。《浙江省普陀县地名志》载,“该地原有一小岛,形似马鞍,故名”)。图中无“大桑山”,这与宋《宝庆四明志》昌国县境图不同。元《延祐四明志》列举了包括“大桑山”在内的一些岛屿,说是“人迹所罕到,姑附于此”⑥,可见“大桑山”在元朝只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,不可能是指六横下庄这样的大岛。

《嘉靖定海县志》卷一《寰海图》中有一岛上方标有“双屿港”字样,其东南有白马礁、六横,再东有海闸门、铜锣礁(均在今六横台门东边),东北有白涂山(今佛渡岛)。图中方位与实际略有差异,但西北的“双屿港”和东南的“六横”很符合今六横上庄和六横下庄的方位。图中没有黄公山。《嘉靖定海县志》卷一《海图说》载:“东入海为大小榭、岙山、赤坎、顺母涂、朱家尖、沈家门、补陀,又南为乌沙门、桃花、梅山、大漠、双屿、六横、白马礁、海闸门、铜锣礁,抵钱仓、乱礁,度青门而望极于韭山。”在这里,“双屿”“六横”相提并论,没有“双塘”。《嘉靖定海县志》比《嘉靖宁波府志》后成书,而且有定海知县何愈订正,其标述地名应比旧志更接近实际。至于“山川”所记为何无六横山,而黄公山依然存在,一个合理的解说是,“山川”部分只是抄袭了旧志的说法(事实确是如此),而“海图说”是新增的,比较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。

从上述资料中可以看出,“双屿”和“六横”是两个并列、互不包容的山(岛)名。对照《宝庆四明志》《嘉靖宁波府志》《嘉靖定海县志》中的地图,可以看出明代的“双屿”“双屿港”与宋朝的“双屿山”一脉相承,指的是同一地名,即今六横上庄,而明代的“六横”指的是今六横下庄,不包括六横上庄,这与清代地名“六横山”有区别。

《大明世宗肃皇帝实录》载:“初,海贼久据双屿岛,招引番寇剽掠。”⑦“双屿岛”这个名称的出现再次证明“双屿”是一个岛的名称,虽然这种称法宁波、舟山一般不用(宁波、舟山一带将“岛”称作“山”的)。

① [宋]《乾道四明图经》,卷七《昌国县·山》。

② [宋]《宝庆四明志》,卷二十《昌国县志全·叙山》。

③ [元]《大德昌国州图志》,卷四《叙山》。

④ [明]《皇明经世文编》,卷之二百六十七《胡少保海防论》。

⑤ [明]《嘉靖宁波府志》,卷二十二《书一·海防》。

⑥ [元]《延祐四明志》,卷七《山川考》

⑦ [明]《大明世宗肃皇帝实录》,卷三百四十。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网友评论
     
    copyright©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六横镇成人文化技术学校   地址:舟山市普陀区六横坦岙   联系电话:0580-6080276
    公安部备案号33090302000198 浙ICP备11023718    管理维护:wzm     站长:wz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