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从“林妹妹”到太极拳教练 亲历体育健身运动飞速发展
作者:刘玉霜/口…  文章来源:舟山晚报  点击数2460  更新时间:2019-5-17 15:28:14  文章录入:admin  责任编辑:admin


刘玉霜有两大爱好,一是唱越剧,在舞台上演过《金玉良缘》中的“林妹妹”;二是打太极拳,曾参加过2009年北京市庆祝全民健身日万人太极拳表演破吉尼斯世界纪录活动。

几十年前的刘玉霜,几乎每个月要住一次院的,从体质孱弱的“林妹妹”,到现在脸色红润、走路生风的太极拳教练,刘玉霜亲历了建国70周年以来体育健身运动的飞速发展。

七八岁的“小妈妈”

我们家里有8个兄弟姐妹,人口多,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勉强糊口。

父亲在水产公司工作,母亲拉小板车为水产公司送货,每天天不亮起床,到批发部拉上鱼货,用小板车送到城关镇上的水产商店。当时帮水产公司拉货的女人可不多。女人的力气不如男人大,一个人拉不动,姐姐们也去帮忙,妈妈在前面拉,她们在后面推。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父母哥姐一出门,弟弟妹妹就无人照看了,全部交给我看管。年仅七八岁的我,洗衣、煮饭、洗尿布,像小妈妈一样照顾他们。

到了七八岁,同龄人背着书包去上学,我因为要在家照看弟弟妹妹,没法上学,直到10岁才圆了上学梦,所以我读书比别人要晚一些。

我初中毕业的时候,两个哥哥去当兵。家里出了两位军人,是件非常光荣的事情。我也幸运地不用插队,直接参加工作。

“中大饭店”的日子

16岁,我进入“状元桥饭店”工作。这是一家老饭店,生意不错,蛮有名气,能来这里工作,我很珍惜,所以倍加努力。

做餐饮业比较辛苦,早上为了煮羊肉粥,凌晨3点就要出门;晚上等顾客都散了以后才能打烊、搞卫生、做第二天的准备工作,一直要到深夜11点多才进家门;中午12点,顾客吃饭的时候我们要跑前跑后,一般要到下午2点才吃得上饭。时间一长,饿出很严重的胃病来。

因为工作努力,我升任组长,相当于现在的餐厅经理。

“文革”快结束的时候,有一天居委会主任来找我,说现在到处都在“破旧立新”,“状元桥饭店”这个名字用了这么长时间,也好改改了,你动动脑筋,想个好听的名字来。

我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我们的饭店在中大街上,不如叫中大饭店吧,既好听也好记。”

大家都说这名字不错。就这样,“状元桥饭店”改名“中大饭店”,没想到这一叫,已近50年。

体质孱弱的“林妹妹”

年轻时的我,身体非常弱,毛病很多,一天到晚东痛西痛,是出了名的“林妹妹”,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住一次院,要是哪个月没去住,爱人会觉得侥幸:“这个月倒蛮太平。 ”结果被他一念叨,没几天又开始生病。

我的病根,主要是“文革”时落下的。因为姐夫是“老保派”,我也受到牵连,被“造反派”抓去盘问姐夫下落,人也被打伤了。那个年代缺医少药,也没去医院看,自己在家养养就算数了。再加上中大饭店工作落下的胃病,我长期疾病缠身,每天不是头痛就是头晕,身体弱到什么程度?如果有人从背后叫我一声,不能马上回头,只能慢慢转过去。

当时我们住在海军四八零六工厂的“63间”,所谓“63间”,是指63间宿舍,就像“七十二家房客”一样,这名字也叫下了。

有一次,女儿回来跟我说:“听单位里的人说,四八零六工厂有一位师傅打太极拳,很出名,叫王保明,妈妈你可以去拜他为师,锻炼一下身体。”

我听了心中一动,当时女儿已参加工作,儿子念高中,家里需要操劳的事不多,再加上我小时候是蛮爱好太极拳的,正好把这个爱好重新捡回来。正好家里住得比较近,有这个便利条件。

师从太极拳名师

王老师的太极拳打得很好,我就跟着他学,每天早晚练两次。一开始,看人家踢腿我也踢,结果硬生生踢伤了,腿上满是瘀青。不过我没有放弃,闷声不响练了八个月,慢慢练了出来,学会了太极拳的一招一式。

一开始,我跟在王老师后面学,几个月后,他叫我走到队伍前面做示范动作。

就这样,我跟王老师整整学了六年,一举一动、一招一式都跟着他做。王老师确实很厉害,听说在国际比赛上都获过奖的。从此,打太极拳成了我的习惯,每天雷打不动,风雨无阻,只要条件允许,从不间断。

1994年,儿子考上了武汉大学计算机系,专业是他自己选的。当时我希望他学医,他口头上答应我,其实内心另有主意,跟几个同学商量:“学计算机,毕业以后不怕没人要。”

所以高考填志愿的时候他给我“敲边鼓”:“要是分数再高点,我就去考武汉大学。”我说:“喔哟,这地方不能去的,夏天热得跟蒸笼一样。”儿子说:“我又不在武汉呆一辈子。”结果,儿子1998年毕业时我跟女儿去了一趟,觉得环境蛮好。不过儿子确实也没留在武汉,毕业后分配到了北京。

2007年,儿媳生下孩子,我去北京带孙子。临行前女儿跟我讲:“妈妈,太极拳这个爱好不要放弃。”这么多年的爱好,我确实也不想放弃,每天早上4点出门,当北京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,我已经在公园里打太极拳了,练两个半小时,6点半准时回家。

等我进门的时候,媳妇刚起床,说:“妈,您这么早起来啊。”其实我已经打完太极拳回家了。儿子家离奥体中心蛮近,步行大概20分钟,我在那边认识了不少爱好太极拳的同龄人,有些还交了好朋友,蛮开心的。

参加万人太极拳表演

在北京带孙子,最大的一个好处是老伴跟我同去。孩子稍大一点,醒来会找我,叫“奶奶,奶奶”,老伴搭搭他的背:“继续睡,继续睡。”孩子翻个身又睡着了。等他再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回家了。

老伴跟我配合也蛮好,早些年一直是我在操持家务,所以等他退休后我就讲:“前三十年我烧饭,接下来的三十年,你来烧吧。 ”这话把老伴逗乐了,他说“好”,从此接过锅铲瓢盆,起初做的菜不咋好吃,儿子吃他的炒蛋时,旁边得放碗水——因为实在太咸了。但儿子脾气很好,从来不嫌弃他爸,毕竟来北京是帮他忙的。

现在,老伴的厨艺已经大有进步,烧的菜蛮好吃了。

因为北京奥运会,北京全民健身的氛围很浓厚。2009年的一天,社区干部上门来跟我说:“咱北京市有一个全民健身日万人太极拳表演活动,还要破吉尼斯世界纪录呢!您有没有兴趣来参加啊?”我说,我不是北京人啊。社区干部说:“没关系,您平时太极拳就打挺好的,如果有兴趣,来奥体中心训练。 ”每个社区名额不多,我很荣幸地入选。

社区里见我积极参与,什么项目都叫我去。有一次,北京世纪坛有个功夫扇表演项目,我也去参加了,摄像师拍到我的时候,镜头停住了,当时我也没往心里去。

一年后的一天,媳妇抱着孩子在小区散步,有人跟她说:“小区广告栏里张贴的照片,好像你婆婆啊!”儿媳跑过去一瞧,还真是,儿子还特意去社区把电子照片拷了过来。

打太极拳改变了我

打太极拳有个好处,早晚两头锻炼,不影响做家务。回舟山带外孙女的日子里,虽然每天忙忙碌碌,我还是没有放弃太极,每天提前出门,回到家里正好烧早饭,啥事儿都不耽误。

前些年,我考取了涉外教练证书,还能教“老外”打太极拳呢。有一个“小老外”,是挪威人,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就跟着我学太极拳,小囝很好学,也很懂事,现在回舟山还经常来探望我。

我这人有两大爱好,一是唱越剧,在舞台上演过“林妹妹”;二是打太极拳,还有舞剑。现在的体育健身项目越来越丰富了,太极扇,太极剑,柔力球……各种锻炼方式也越来越多,我的体质也跟过去不一样了,打太极拳确实改变了我,现在胃病也没有了,人从原来的30多公斤,增加到现在的50多公斤,作为共和国同龄人,我见证了建国70周年以来体育健身运动的飞速发展。

线索征集:

如果您也是共和国同龄人,想通过舟山晚报讲述自己的经历,请告诉我们,我们将联系专访,采访线索请致电13857215888。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